怯欢.

【楚郭】一个梗

今天去爬了华山 坐的是西峰索道 个人觉得蛮吓人 返程下山的途中还因为天气原因车厢(我也不知道该叫啥 我自己就叫它车厢 大家能理解是哪部分吧)在半空中停了一会 然后我想出的这个梗 希望有大佬愿意写
─=≡Σ((( つ•̀ω•́)つ

(楚郭双向暗恋)一次休假 赵处组织去爬山 需要坐索道 因为种种原因(特调处众人的安排)老楚小郭两个人坐在一个车厢内 途中因为天气原因车厢停在半空中 小郭很害怕 又联想到以前的坠亡案件之类的 就决定向楚哥表白 发现楚哥也喜欢他 很开心 车厢也继续动了 两人很愉快的度了个假(好像烂尾 大佬们可以自己改改结局之类的 如果采用的话艾特我一下就好啦)

【楚郭】我不跟你玩了

想说的和上一篇一样 谢谢所有给予我鼓励的小可爱们 给各位笔芯芯(。・ω・。)ノ♡                                                郭长城这一觉没能睡好,凌晨两点多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郭长城手比脑子快 ,迷迷糊糊地接起了电话,却直接被那一头的话惊醒了。赵云澜的语气有些着急:“小郭快去城郊龙城一中,出案子了,我和沈巍正在赶,老楚离的最近应该快到了,你快去。”郭长城在挂断后嘟嘟声中反应了几秒,快速换好衣服冲了出去。              龙城一中是龙城的重点高中,建校几十年来一直没出过大事,这次不知道怎么了居然还惊动了特调处,让他们凌晨就匆匆去了现场。郭长城家离城郊有些距离,他到的时候其余三人已经在龙城一中教学楼前的空地上布了阵法贴好符纸了。              郭长城握紧了手里的小电棒,不时还冒出点噼里啪啦的火花。他慢慢挪到楚恕之身边,试探着拽住了他楚哥的衣角,轻声问道:“这次案子是什么事啊?”回答他的是楚恕之。“一对学生早恋,女生坏了孕,那男的却跟她分了手。后来那女生自杀,因为生前怨气深重成了厉鬼,连带着孩子成了怨灵。她把那个男的杀了,如果不早日收了她,后患无穷。”“小郭。”沈巍开口了“那位女学生刚去世不久,虽成了鬼却仍有阳气在身,正是需要生气修炼的时候,所以需要用你的血来引出他们。”                                                                        
郭长城用力点点头,撸起袖子举起手臂,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诶哟!”这是楚恕之又在郭长城后脑勺上拍了一下。“几滴就够了,不用一副烈士样。”楚恕之说着,用傀儡线在郭长城手心划了一个小口,几滴献血落入阵法,随即消失不见。
             空气中传来一声狞笑,一个女子身形的浅色光亮直直冲着那阵法而去。只差一步便能进去时她好像察觉到了危险,堪堪停在了阵法外,一转身想逃走。赵云澜掏出一张符纸贴在了那厉鬼身上,定住了她。郭长城拿出镇魂瓶,滴了一滴献血在瓶口,一团黑气从那鬼身旁窜出,没了母体庇护的胎灵一下子就被吸进了镇魂瓶。那鬼护子心切,力量陡增,竟然冲破了符纸束缚,直直向郭长城冲了过去,约摸是想同归于尽。电光火石间,郭长城躲闪不及,眼前突然一黑,不过不是被吓晕了,那黑色的主人正是楚恕之。楚恕之替他挡下了这一击。

(应该是因为我操作不当 前面几段放在一起了 将就看一下吧 空格就是分段。)
我觉得我可能会写成一个长篇 因为原定的第二段大纲才写了一半 保证不会弃坑 一定在开学前填完
最后依然是给鼓励了我的人笔芯芯 楚郭真的巨好磕啊*٩(๑´∀`๑)ง*

离发第一篇好几天了 才码了一个第二篇大纲 最少上中下完结吧 明天保证出第二篇 笔芯(´∀`)♡ 谢谢发第一篇的时候给予我鼓励的小可爱们啊❤

【楚郭】我不跟你玩了

✔虐向警告 主楚郭 微巍澜 镇魂全员(占tag抱歉)
✔文题源于《遇蛇》
✔幼儿园文笔 ooc严重 剧版原著混着来
✔不知道会写多长 也不知道会不会一次写完 我特别啰嗦可能
在原著番外三楚哥在相亲中拽走小郭后

          郭长城被拽出咖啡馆的时候还是懵的,满脑子全是他楚哥的那句“郭长城,你可真长行市了啊,还敢背着我相亲了!”他悄悄转过头看楚恕之黑的要命的脸色,目光渐渐下移到楚恕之依然牵着他的手,脸红了红。于是路人眼里就是一幅一个黑衣黑裤黑发黑脸黑围巾的男人拽着一个白白净净,迈着小媳妇步紧跟着那男人的男孩子的诡异场面,路人觉得现在的兄弟情真是奇奇怪怪。
            楚恕之没空管别人在想什么,他满心的感觉都落在了自己的手上。他的手掌里是那个呆鹅的手,比他的手小,骨节分明,没有像他一样因常年操控傀儡而长的茧,嫩得很。刚刚咖啡馆里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呆鹅和那个女孩聊得那么开心,好像都忘了他楚哥还在旁边,一想到这手将来会牵着别人,还有可能牵一辈子,楚恕之就忍不住想象那个画面,无知无觉地,手下更用了几分力。
             “楚...楚哥...手疼...”身后传来郭长城的痛呼,楚恕之如梦初醒般松开了他的手,郭长城揉揉自己泛红的手,不敢说话。楚恕之看着他这样,以为是因为自己扰乱他相亲惹了他不开心,心里更加郁闷,也不说话了。两人就这样回了特调处,进门时正好听见林静“小郭老楚搞大象”的话,于是林静自然而然的成了楚恕之的出气筒,顶着“印度阿三”的发型过了好几天。
                郭长城是喜欢楚恕之的,而且是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从他进特调处那天就是他楚哥带着他,照顾他,每次有危险都会把他护在身后,郭长城也习惯害怕的时候扑到楚哥身上,紧张时手比脑子反应更快地拽住楚哥的衣角。虽然刚开始时楚哥很嫌弃他,总叫他笨蛋,呆鹅,可是郭长城知道,楚哥是真心护着他的。郭长城不知道是具体哪天喜欢上他楚哥的,等这个反应比常人慢地球几圈的人发觉时,楚恕之这个人已经深深扎根在郭长城心里了。
                郭长城觉得楚恕之可能也喜欢他,不然那天怎么会那么生气地把他拽走呢。“楚哥到底喜不喜欢我呢。”这句话在郭长城心里转了几转,到底没落在笔尖上,他实在太胆小了,怕楚哥不喜欢他,怕楚哥知道自己的心思以后讨厌自己。“明天!明天一定要问问楚哥!”郭长城在今天的日记上写了最后一句话,带着满心纠结与一点期待睡觉了。
(我果然不能一次写完 这篇里没有巍澜所以没加tag 大家随意看看)